在京沪之外,前22强城市中,天津的位次变化较大,由今年的第四位降到今年的第六位。天津也是22城中唯一财力增长为负的城市,为-8.8%。

或许是因为和舍友关系不那么融洽便准备下学期租房,或许是刚刚结束考研将自己租了半年的合租公寓退租,或许是找到了一份寒假实习正在寻租……这些“房客”和传统房客不同,他们大多需要父母资助,带有鲜明的个性,缺乏社会经验。当大学生掀起租房热,宿舍之外的生活或许没有想象中的单纯美好。